全国免费热线:400-000-4361     010-80222043
宣传册往届大会风采录节气时刻表
我要发言
中国易经研究学会会员资质查询
欢迎加入中国易经研究学会
中国易经研究学会2018年会员代表交流大会集锦

风生水起笔架山——考察上模“三顾山”风水案例

时间:2019-04-10 12:06:07 点击: 【字体:

江西会员:萧思焕


在泰和县城往南约二十五公里的上模乡境内,有一座自然风景优美、人文底蕴深厚的大山——笔架山。从地质构造的角度来看,它是由福建武夷山和广东南岭山的余脉交汇而成。笔架山的主峰海拔虽仅有417米,但在叠叠群峰中,酷似“笔架”的山形使它格外引人注目;而流传甚广的诸多传说,也为它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。

笔架山自古人文鼎盛。关于它的命名,就与当地先贤刘鸿有关。在笔架山北面的山脚下,有一个千年古村叫“七星垇村”。明朝天顺年间的一个夏天,刘鸿出生在村中的一户书香人家。相传他三岁不会走路,七岁不会说话。直到有一年除夕,刘父正在厅堂书写对联。由于庭院大门正对着不远处的“三顾山”,他随即吟得一上联为“三顾山天赋笔架”,可之后却始终没对出恰当的下联。正当父亲踱步苦思、喃喃自语之时,刘鸿来到庭院玩耍。听见父亲所吟上联后,刘鸿立即回应下联道:“七星垇地育文魁”。父亲见儿子不但能开口言语,而且能吟联作对,惊喜万分。便试问道:“文魁是谁?”刘鸿从容答道:“三顾山作笔架,是给我刘鸿用的呢!”刘鸿虽自幼天资过人,但也勤勉向学、遍读诗书,广泛涉猎又能过目不忘,后于明成化丁酉(1477年)考中江西乡试举人,一时名扬乡里。明成化中期,刘鸿因书写皇母去逝祭文而被宪宗皇帝赐为“天下奇才。因而“三顾山”也被更名为“笔架山”,以彰显刘鸿为家乡带来的无尽荣光。自此以后,笔架山下更是出现了“一门四进士,伯侄两鼎甲”的科考盛况。明朝著名的思想家,前人誉之为“硕儒”的罗钦顺就出生在笔架山下的西岗村。罗钦顺明弘治六年(1493年)探花及第,他的两个弟弟罗钦忠、罗钦德也于弘治十二年同榜进士及第,而他的侄子罗珵则在嘉靖十七年高中榜眼。这正是笔架山人文蔚起最直观的写照。


中国自古就有人杰地灵之说。罗钦顺曾有言:“盖上模之山川形胜如此秀钟灵萃,故两姓世不乏人。”他认为故乡上模钟灵毓秀、藏龙卧虎。出于对笔架山风水形态的好奇,笔者曾多番前往笔架山进行实地考察,并运用古代风水理论加以验证,力求从另一个侧面破解笔架山的玄妙密码。


观其行而度其势,方能解其意而证其气。站在山下(注:地点为上模石丘村至老居村的公路段)眺望,笔架山的主峰与东西两峰如同一只搁在书案之上的笔架。一条“巨龙”自乙卯震宫紫气东来,在天成象,在地成形:左右天马起旌,前后龙楼丛拥;诰书金箱诸现,华盖三台具见。刘江东《山水奇验诀》“华盖三台少乡位,城门笔架御史公”、“笔斜案偏有峦峰,定知此地出画工”、“木诰居南大守职,文官大小在其中”等多重阐说。万物有其形就有其象,有其象就有其意;有其形必有其灵,有其灵必有其应。不得杨公嫡传真诀,难知此地风水玄机。


沿着一条蜿蜒的山路登上笔架山主峰,便可看到文庙的部分残墙基。据不少老人说,过去半山的小路有一方天然巨石,恰似一本展开的书,而四周布有大小石头如石凳,故命名为“读书台”。文庙前还有个池子,池水清冽、常年不干,又唤作“洗墨池”。这“读书台”、“洗墨池”和山上文庙,共同熔铸了浓郁的书卷气息。然而光阴流转、岁月变迁,昔日的“读书台”和“洗墨池”,早已湮灭在历史的烟云之中。唯有文庙的断壁残垣,与遍布其上的藤蔓青苔,历经风雨洗礼,依然缄默守候。再勘定文庙遗址,可知其为子山午向正针,前(山重重叠叠,左右砂手岭岭园峰。风水云:山头叠叠金星起,一母生子有十人文庙所在之处,正合风水奥义,故而能长久庇佑乡民,使此地书声延绵、百业隆昌。


在笔架山顶极目南眺,秀美风光尽入眼帘。山势连绵,重峦叠嶂;缝岭之水,汩汩奔流。风水以石为骨、土为肉、草木为毛发;而水则是山家血脉精,山得草木而华,得水方活。笔架山成东(乙卯)西酉)走向,东接鹅公岭山,西延天马山缝岭水自“午”方逆水朝堂而来,“S”形到右边“坤”位出。杨公《天玉经》有“向水流归一路行,正合到处有声名”,《黑囊经》有“富砂向,橱柜仓库;富水朝 ,转弯伏土”。五十年代末,缝岭水在右边的走水口筑坝截流成缝岭水库。风水云:“库水归堂澄如海,东仓西库是绵财”。如此一来,湖光山色,相映成趣,更添一番意态。

“西昌文运甚堪夸,三状四榜四探花,二会七解四宰相,九尚十侍佐皇家,四百进士登皇榜,千余举子顶乌纱。”古往今来,泰和一县英才辈出;在这之中,上模乡贤履有奇功。这或许正与笔架山的风水造化有紧密关联。时至今日,附近乡民依然将笔架山视为文风才学之灵山,仍有无数的人来到文庙遗址敬香许愿,虔诚祈求家中学子金榜题名。与此同时,自然风土哺育下的文化精神,同样滋养着这片土地。煌煌历史、先贤遗踪,时时刻刻催人奋进,成为鼓舞后辈学人的不竭动力。顺应天时、得益地利的自然风土,与崇文尊儒、耕读传家的人情风尚,使这里文脉不断、气象常新。在国富民强的新时代里,“笔架山下育文魁”的传奇依然值得期待、也必将得到延续。

萧思焕

中国易经研究学会会员

(本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会立场)
中国易经研究学会官方微信网站二维码
华易灵宝风水用品加盟
易学服务报告书
中国易经研究学会免费预测
中国易经研究学会培训中心免费试听
肖明宗老师四柱及六爻培训
中国易经研究学会竞选会长
易学养生培训,详情请点击